高雄 201902 座談

前言

網路空間並非「空域」,網路衝突也不是「空軍來襲」。網路空間有陸域、海域和空域的特性,有長期不會變動的關鍵結構,有高速的固定航道,也有快速變動但週期發生的現象。台灣時下所流行談的「網路想像」,多半以空域為喻,以為天空摸不著邊際 — 但這其實整體社會看不懂網路空間的現象、結構、規制、面貌和遊戲規則的重大遺憾。

本次座談 (1) 先以二戰法軍初期閃電慘敗於納粹德國為鏡,鑑史知今,佐以現代俄烏混合戰電子衝突實例,探討台灣數位社會自我防衛的整體戰略發展途徑。次以 (2) 個人微觀層次,採用美軍空戰戰術運用之 “OODA loop” 模型,激發現場各位在自我觀察以及警覺網路上之行為模式是如何被演算法「武器化」的過程。座談最後則是 (3) 現場交流。

本座談期能快速建立、精準提升不同族群之國民在數位社會自我防衛意識與協同互助之精神。

歷史局觀(上往下)

  • 奇怪的戰敗 2.0

個人微觀(下往上)

  • OODA Loop
  • 案例:公道駕駛 riding/driving on road
  • 案例:線上互動 acting on social media platform

網路空間與個人

  • Person 個人 vs Persona 人格 vs Account 帳號 vs Node 節點
  • Genetic 基因決定 vs Cultural 文化影響 vs Algorithmic 演算法宰制

混合戰 Hybrid Warfare

  • 資訊戰的角色 Information warfare
  • 台灣網路概況 (TWNIC Internet Report 2018)
  • 戰法和制約:反射控制 Reflexive control

目前問題(僅舉幾例)

  • 不知如何在網路空間進行觀察 (observe)
  • 不知如何在網路空間進行系統化、高頻次和有效率的觀察
  • 觀察無法系統化累積,無法隨選、隨調、隨時採用
  • 在網路空間的觀察,完全受制於傳統商業媒體
  • 對網路空間的觀察,完全受制於少數(但普及)的社交媒體
  • 對網路空間進行觀察和定位時,完全受制「貪圖方便」所使用的行動裝置
  • 在網路空間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定位 (orient),無論是在個人或是組織層面皆然
  • 在各個「交戰」階段的回饋,完全受制於演算法的制約(又稱反射控制)
  • 沒有決策 (decide),只有反射動作 (act)
  • 情境認知 (situational awareness) 淪落到「千篇一律」
  • 志願者網絡的每一個人,在網路空間被弱化成半自動化且受反射控制之節點 (node)

參考資料

  1. 台灣網路報告 2018 (TWNIC)
  2. 網路空間、網路衝突與資訊滲透
  3. 【哲學星期五@台北】―「奇怪的戰敗2.0」―2018/12/28 (五) 19:30@慕哲咖啡館
  4. OODA循環(英语:OODA loop),也被稱為柏伊德循環(Boyd cycle),由美國空軍上校約翰.柏伊德提出的決策方法。這個方法是一個循環,由觀察(Observe),定位(Orient),決定(Decide),與行動(Act)組成,反覆進行。這個方法最早應用於戰鬥機飛行員的訓練,作為交戰程序之一,進而成為軍事戰略的一部份。後來也被應用於訴訟、商業等領域中。
  5. Boyds Cycle (OODA Loop): Defensive Tactics
  6. The Soviet Theory of Reflexive Control in Historical and Psychocultural Perspective
  7. 族繁不及備載
Back to top